您现在的位置: 培训之家学习辅导活动策划小品剧本与相声剧本经典小品剧本《考验》黄宏和牛莉2007年春晚小品剧本

《考验》黄宏和牛莉2007年春晚小品剧本

01-17 http://www.pxzj8.com 经典小品剧本 人气:295

《考验》黄宏和牛莉2007年春晚小品剧本为http://www.pxzj8.com整理发布,类型为经典小品剧本,本站还有更多关于经典搞笑小品剧本,校园经典小品剧本,经典感人小品剧本,活动策划 - 小品剧本与相声剧本 - 经典小品剧本的文章。 正文:

(该剧本特别精彩,情节感人、生动、有智慧,演员表演入木三分)

牛莉(以下简称莉):进城来找未婚夫,结婚登记领证书,2007啥时尚?猪年生个小金猪。哎呀,怎么还没来呀?

大爷(以下简称爷):来啦,来啦来啦来啦。

莉:爸,你怎么来了?

爷:听着,一会他来了,咱们按原计划,对他进行一次考验。

莉:爸,你俩第一次见面,这么做合适么?

爷:怎么不合适啊?就是要看看他,结婚以后,能不能听你的话。他要是……听着,我一咳嗽你就开始,我不发话,你决不能跟他登记去。

莉:哎呀,来啦。

黄宏(以下简称宏):大家好,各行各业传喜讯,两目标让我最兴奋。2008北京奥运,2007让媳妇怀孕。这就叫小家大家都走运。

宏、莉:哎呀,亲爱的……

莉:嘻嘻,亲爱的,你想我么?

宏:那还用说么?我这么跟你说吧,前两天,我们工头结婚,让我去当伴郎,一想你我就看那新娘,一想你我就看那新娘,加上那天喝点酒嘛,差点跟人家入洞房了。

莉:讨厌。

宏:我是说今天结婚登记的人特别多,去晚了就排不上班了,快走。

莉:你等等。

宏:啊?

莉:我爸。

宏:你爸?

莉:哦,我吧,想跟你谈谈。

宏:这快结婚了还谈啥呀?入洞房再说呗?

莉:我爸说了,你的岁数比我大,结婚后一定要听媳妇话。

宏:那还用说吗?这两耳朵就是为了你长的嘛。要不长这破玩意干啥?破布楞登多碍事啊。

莉:我爸还说了,老话讲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现如今啊,这话得反过来。你娶鸡随鸡。

宏:停,停。我娶什么鸡呀我呀?我娶妻嘛我。

莉:那你娶狗随狗。

宏:什么叫娶狗随狗啊?你属猪,我娶你,准确的说是娶你,随猪嘛。

莉:呵呵,那结婚后,你不许再想你那个初恋女友。

宏:早忘了,结婚后,不管别的女人有多美,在我面前全白给,我让她插不进足,伸不进腿,一辈子情感不会出轨。结过婚的男人全明白嘛,在家里,媳妇就是纪检委。

莉:说的太好了。

宏:走,登记去,

莉:登记去。

爷:(咳嗽)。

莉:哦,等等。

宏:啊?

莉:啊,我还想跟你谈谈。

宏:还谈啥玩意啊?

莉:啊,咱们谈点眼前的吧?

宏:行,谈眼前的,你让我谈啥我谈啥。

莉:我让你弹啥你弹啥?

宏:你让我谈啥我谈啥。

莉:真的?

宏:真的。

莉:你弹那老头一个脑瓜崩。

宏:(诧异地)弹什么玩意?

莉:(哈气)脑瓜崩

宏:我凭什么弹人家脑瓜崩啊,我?

莉:什么也不凭,就看我的话你听不听。

宏:你的话我肯定听,但是我也不能弹人家脑瓜崩啊我啊。

莉:你今天不弹脑瓜崩,就证明我的话你不听。弹不弹?

宏:不能弹嘛。

莉:不弹,我也不谈了。(转身要走)

宏:等会。

莉:哎呀,你不知道,你今天不弹脑瓜崩啊,就别想去登记。

宏:这登记跟弹脑瓜崩有什么关系呢?

莉:这是登记之前对你的考验。

宏:这是什么考验呢?这是?(凶)

莉:(大声,蹦脚)哎,这种考验很简单嘛,不就是弹指一挥间嘛,弹不弹?

宏:弹,这那是谈恋爱啊? 这成了“弹”恋爱了。

(轻轻的走过去,做手势,哈气,吓回来)

宏:这个人,我又不认识,弹完之后我怎么说呀我呀?

莉:我不管你说什么,就看我的话你听不听。 (作者编辑:admin) www.pxzj8.com

宏:你的话我肯定听,但是我不能弹人家脑瓜崩啊我啊。

莉:你不弹脑瓜崩,就证明我的话你不听。

宏:什么逻辑啊,这是?

莉:(生气,大声地)弹不弹?

宏:弹!没说不弹嘛。这大龄青年谈个恋爱太不容易了,比“六方会谈”还艰难呐。(走过去,哈气,比划,看老人睡着了,用手在眼前晃几下,再次吓回来。)

宏:大爷睡着了,你看他睡得多香啊。我一弹他肯定醒,一醒,他肯定骂我呀,你知道。

莉:你是怕挨骂啊?

宏:我不是怕挨骂,我是怕挨揍啊我。

莉:哼(甩开男友),人家外国人,为了爱情能决斗,你就不能为了我挨顿揍。

宏:(大声)能,跟国际接轨嘛。今天我这顿揍算是挨定了。闪开,(拔开女友,哈气,走过去,比划着)大爷,对不起了,就在你憨憨入睡的时候,没想到用这种方式把你惊醒,大过年的,就等于给你拜年了。(用力地弹了一下,跑回来,躲到女友身后。)

爷:你,你干什么呀,你?

宏:呵呵呵呵,(指着老头)老谭?

爷:(指着自己)老谭?

莉:(诧异地)老谭?

宏:老谭呐,(走过去)外号,谭鱼头。老谭呐,这么多年没见了,你一点都没变呐,不在市场卖鱼,跑这钓鱼来了?老谭呐。(过去握手,用力地摇老人的手,被老人甩开。)

爷:谁是老谭?俺姓汪,叫汪 biáng diáng。

宏:别动,(双手扒住老人的脑袋左看右看),哎呀呀呀呀呀呀。(转身对着女友)什么老谭呀?你认错人了,什么眼神呀?出门又没带博士伦吧?(转身对着老头)嘿嘿黑,大爷,认错人了,还以为老谭呢,你跟老谭长得一模一样。

爷:小伙子?

宏:啊。

爷:往后啊,瞅准了人再弹。

宏:对对对。

爷:手劲还挺大。(摸自己脑袋)

宏:对不起了大爷。

爷:什么事啊。(换个地方,继续坐下)

宏:对不起了大爷,我认错人了。

莉:(对着大爷)弹疼了吧?

宏:能不疼么?我手都振麻了。

莉:哎呀。(用力推开男友,生气地)你使那么大劲干什么?

宏:实在嘛,我在工地就是拧钢筋的嘛!一出手就是劲嘛。

莉:(娇嗔地)讨厌。

莉:可以了吧?

宏:可以了,不弹了吗?

莉:满意了吧?

宏:你满意我就满意。

莉:通过了吧?

宏:你别总“爸”“爸”的,叫的我都不好意思了。你管我叫爸,你管你爸叫啥呀?一间出现俩爸,我俩在一块,肯定掐架。

莉:(娇嗔地推开男,笑着说)讨厌,哈哈。

宏:登记去?

莉:登记去。

宏:走……

爷:(咳嗽)。

莉:(无奈地指着老头)你再弹他一个。

宏:脑瓜崩啊?

莉:(连续点头)嗯。

宏:(将女友拉到一边,手足无措地)我凭什么弹人家两个脑瓜崩啊?

莉:(伸出2指)你凭什么谈两次恋爱啊?

宏:(两手伸出2指)谈两次恋爱就得弹两个脑瓜崩啊?

莉:(两手伸出2指)谈两次恋爱,就要用两个脑瓜崩来考验。

宏:再一不能再二啊,再弹,我说什么呀我。

莉:我不管你说啥,你必须再弹一个,(大声)弹不弹?

宏:(大声)不弹

莉:不谈(转身就走)。

宏:弹、弹嘛,没说不弹嘛,这不往这走吗?……大爷,对不起了,还得麻烦您老人家。(又用力弹了一下,跑回去。)

爷:(老头起来,拿鱼竿追打男青年)你有完没完,你? (作者编辑:admin) www.pxzj8.com

宏:(指着老头,大声地)老谭。

爷:(生气地,大声)谁是老谭?

宏:(指着老头,大声地)你就是老谭。老谭呐,不能因为你欠我几个钱,你就装作不认识我呀,对不对?那点钱我不要了,行不行呀?!

爷:(生气地甩掉鱼竿,逼过去)谁欠你钱了?

宏:(后退)我不要了。

爷:(再进逼,手指挥舞着指向男青年)谁欠你钱了?

宏:我不要了,老谭。

(老人开始摸口袋,男青年抓住老人的手,不让他往外掏。一阵折腾,老人掏出证件。)

爷:你看看这是什么?身份证:汪 biáng diáng,医疗证:汪 biáng diáng,退休证:汪 biáng diáng。

宏:他拉倒吧,嘿,还 biáng diáng呢,哪有这俩字啊?

爷:怎么没有啊?biáng那个biáng,diáng那个diáng,biáng那个biáng,diáng那个diáng,汪 biáng diáng。

宏:大爷,对不起,你跟老谭长的太像了,就跟复印的似的。

爷:小伙子,别说俺不是老谭。俺就真是老谭,俺都这么大岁数了,你也不能弹我啊。

宏:打扑克嘛,谁输了弹谁嘛。我一看老谭那大秃头,我的手就刺(比划着)。

爷:(吓得老人,赶紧后退)行了行了行了。

宏:一刺,我就像弹。

爷:走了走了走了。

宏:一弹我就收不住,走了?

爷:什么事啊(离场)

宏:对不起啊大爷,你长得太像老谭了。

莉:人呢?

宏:弹走了。

莉:啊?

宏:怎么样?我听不听你话?我听不听你话?

莉:太危险了。

宏:危险,那是对别人,对我来讲,那是小菜嘛。这就叫智商你知不知道,我不是跟你吹,他这是走了呀。他要是不走,我还敢弹。老生常……(老人回来,男青年惊得说不出话,久久才补了最后一个字)谈,(吓得钻到椅背后)。

爷:(咳嗽)。

莉:哎呀、有完没完了?不弹了,坚决不弹了,就是不弹了。我走了。

宏:站住。

莉:不弹了。

宏:什么不谈了呀?这都要结婚了,说不谈就不谈了么?你拿那爱情当儿戏呢?

莉:哎呦,不是这个谈,是那个弹。(指向老人)

宏:不就是他么?我再弹一次不就完了么?再一再二再再三嘛。(向老人走去,女友拉他,没拉住,双手同时弹下)

莉:啊……(男青年弹完,赶紧回去抱着女友。)

爷:你怎么?你怎么还来个双响的呢?

宏:哈哈哈哈,(抱住老人亲脑袋一下)哎呀、老谭呐,老谭呐、刚才那边有个钓鱼的老头,跟你长得太像了,我还以为是你呢。我弹人家两个脑瓜崩啊我呀。

爷:什么俩个,四个、刚才那个老头就是俺,俺就是刚才那个老头。

宏:不可能啊?

爷:什么不可能。这这,你看看,你看看、(低头过去给男青年看)

宏:哎呀妈呀,都弹成筛子了。我数一数啊,你别动。一 二 三四。那咋五个印呢?

爷:你还咬我一口呢!

宏:对不起了大爷。你跟老谭长得实在太像了,我真是认错人了,大爷,给你陪不是了,大爷。我呀!

爷:嘿嘿嘿嘿。弹得好!

宏:完了,弹出毛病来了。

爷:小伙子,你过来,我问问你。

宏:不用,不用,你在这说呀。

爷:刚才,是她让你弹的吧?

宏:跟她没关系。

爷:刚才是她命令你弹的。

宏:完全是我自己自愿弹的。

爷:你还能有我了解她呀!

宏:我当然比你了解她了,我是她老公啊。 (作者编辑:admin) www.pxzj8.com

爷:俺是她老爹。

宏:完了。劲使大了,给你弹出个爹来。

莉:啥弹出个爹呀,他就是我爹。

爷:闺女。

莉:爸。

爷:过来,过来,过来!

宏:完了,完了,哎呦呀。大过年的没磕头,弹了老丈人四个脑瓜崩啊呀。

莉:爸,让你受委屈了吧?

爷:没事,没事。为了找个好姑爷。在老丈人头上进行点破坏性的实验,值呀。

莉:弹一个不就得了么?你干嘛没完没了的?

爷:呃?弹得越多,了解的越全面啊。从我这四个疙瘩,俺总结出四点:这小伙子,一听话,二胆大,三机灵,四有劲;、

莉:爸,结婚后他肯定听我的话。

爷:嗯。登记去吧!

莉:唉!(转向男友)亲爱的,我爸同意了。

宏:你爸同意啊?

莉:对。

宏:我不同意。

宏:你们俩这不是合着一块耍我么?

爷:哎哎。小伙子。你别生气啊。刚才俺就是看看,结婚以后能不能听媳妇的话;。

宏:听媳妇的话也得讲原则吧?什么话都听么?我们村长听媳妇的话,媳妇让他干啥他干啥。让他把公家的地卖了,他把公家的地卖了,让他把公家的钱花了,他把公家的钱花了。让他把公家的驴牵回家,他把公家的驴牵回家了。他媳妇骑上驴,他下马了。记住了,坏媳妇就是身边的炸弹,好媳妇才是身边的碉堡。

莉:亲爱的,我就做你身边的碉堡!

宏:好,堡。千万别做炸弹,搂着炸弹睡觉,俩人都没好。

爷:嗯…说得好,说得好呀!小伙子?

宏:嗯?

爷:刚才你这番话呀。比弹我四个脑瓜崩震动还大。俺明白了,小两口过日子,谁对听谁的。从今天起,俺把闺女就交给你了。

莉:(开心)爸,嘻嘻!

宏:谢谢你了,老谭。(给老人鞠躬)

爷:(趁机给了男青年一个脑瓜崩)叫爸!

宏:哎呀,你爸的手劲比我大,他的一下顶四下。

爷:走。

莉:登记去。

宏:在座的老丈人请注意啊,考核女婿很重要,最好带上安全帽。

众人:哈哈(谢幕,离场)。

(根据网上视频摘录,文字可能有误)
 

(作者编辑:admin) 如果觉得《《考验》黄宏和牛莉2007年春晚小品剧本》不错,可以推荐给好友哦。

Tag:经典小品剧本,经典搞笑小品剧本,校园经典小品剧本,经典感人小品剧本,活动策划 - 小品剧本与相声剧本 - 经典小品剧本
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