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培训之家学习辅导活动策划小品剧本与相声剧本经典相声剧本《打牌论》-经典对口相声剧本台词

《打牌论》-经典对口相声剧本台词

01-17 http://www.pxzj8.com 经典相声剧本 人气:184

《打牌论》-经典对口相声剧本台词为http://www.pxzj8.com整理发布,类型为经典相声剧本,本站还有更多关于两人搞笑相声剧本,校园相声剧本,经典搞笑相声剧本,活动策划 - 小品剧本与相声剧本 - 经典相声剧本的文章。 正文:

甲 人人爱好不同嘛!
乙 各有各的爱好。
甲 就有爱走东的、爱上西的。有爱好曲艺的。
乙 那是啊。
甲 还有这个爱喝酒的。还有这爱赌钱的。这赌钱呢,可不好。
乙 太不好啦!
甲 新社会赌钱是少了,也不能说没有。过去我看哪报纸上批评过嘛。有这个变相的赌博:打扑克牌、百分儿那个。啊!有什么益处呢?
乙 极少数。
甲 在旧社会赌钱,更害人啦。旧社会有的赌博场,叫宝局吧!
乙 那是明赌。
甲 常上那儿去,九死一生。
乙 坑家败产。
甲 有多少钱全得输到那儿。
乙 真是!
甲 说不到宝局去啦,在家里头,这叫什么?这叫暗赌。
乙 噢,家里头要。
甲 偷偷摸摸的。最厉害的就是帕斯、牌九。
乙 那个玩艺儿?
甲 这叫“明活要”。
乙 怎么?
甲 一翻两瞪眼,有多少钱输多少钱。
乙 瞧瞧。
甲 打麻将。就是麻将牌呀,按说这个还沉稳点儿,费脑子啊!
乙 那费什么脑子啊?
甲 牌多呀!
乙 多少张啊?
甲 一百三十八张牌。
乙 那就是带两个“混子”啊。
甲 一个“元宝”,一个“财神儿”。
乙 对。
甲 怎么会费脑子呢?
乙 为吗呀?
甲 这个嘴儿特别多。
乙 哦,都有什么嘴儿啊?
甲 一讲究多少嘴儿、多少嘴儿,就为了多赢钱的。
乙 那您说说。
甲 一言说不尽。
乙 都有什么嘴儿?
甲 打牌这花嘴儿:缺不吃啊,门前清啊,平和、断幺连六八张啊,坎当儿、独一停、亲爷俩、喜相逢、四归一、前后碰、小鸡儿吃面条、孔雀东南飞、捉五魁、一条龙、扣张、提溜带混子……
乙 你瞧瞧,这么些嘴儿。哎,我问问你:什么叫“捉五魁”呀?
甲 四万、六万和五万,这叫“捉五魁”,多加钱。
乙 哦,坎档儿五万。
甲 对啦!
乙 还有这个扣张?
甲 扣张,多赢钱呢。
乙 那是怎么回事儿?
甲 抓起这四张牌看完了,扣到这儿,不许看了。
乙 那扣几张呢?
甲 哎,讲究扣几个,亮几个。
乙 那扣多少呐?
甲 扣三亮一,扣四亮二,扣五亮八……
乙 您先等等!扣五亮八?
甲 啊。
乙 归了包堆儿十三张牌,扣五张、亮八张,他手里光脸子啦?
甲 扣五亮八刚研究好,就解放啦!
乙 没用上啊?
甲 这个没用上。还有这“自摸”这个“提溜”。
乙 哦!什么叫“自摸”、“提溜”?
甲 抓起这张牌来,要是和啦,不许往桌上摔。
乙 一摔哪?
甲 不加钱啦。拿手摸。
乙 得摸?
甲 有摸的好的、有摸的不好的。
乙 摸的好的呢?
甲 拿过来一趟就知道什么牌。一转悠“提啦”!和啦。
乙 行。
甲 摸的好的。
乙 摸的不好的呢?
甲 摸的不好的不麻烦啦?
乙 怎么?
甲 浑身这劲儿满搁到这儿,冲这三位使眼神儿,五官乱挪位。你就别吓唬人家,他还吓唬人家。
乙 是啊。
甲 你瞧这劲头啊。
乙 您学学。
甲 “兄弟各位!这把要抓来,你们三位就活不了!”
乙 至于吗?
甲 “和一把,是一把的,嘿嘿!哎呀?这牌怎么那么浅呢?好……哎!不对!秋黄瓜弯啦!噢,是这个牌。”就这么一来,对门儿也有停啦,吓得一个劲儿哆嗦!“怎么样?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啊?还没摸出来啦!” (作者编辑:admin) www.pxzj8.com
乙 白费劲啦!
甲 费这劲干吗哪?
乙 就是嘛。
甲 过去要有打牌的我上那儿串门儿去啦,我得后头站上十分钟,我就知道谁输谁赢啦。
乙 甭十分钟,我一看就看出来。
甲 看哪儿啊?
乙 钱多的就是赢啦,钱少的就是输啦!
甲 啊,你说以钱为目标。
乙 那当然啦!
甲 我不看钱。
乙 你呢?
甲 我看脸上表情。
乙 哦!察言观色。
甲 对。
乙 要是赢钱的什么样啊?
甲 高兴啊。赢了钱啦,脸上有喜容,想嘛来嘛!
乙 是啊,您学学。
甲 输钱的是摔牌、骂色子。
乙 您先学学赢钱的。
甲 这儿要是赢钱啦,一连气儿坐了三把庄,还不是小和,打这儿就高兴起来。“嗬,今儿这牌不错呀!坎当啊,独停啊,边张啊,一九啊,跟着就来。将有搭子够,一吃一碰,这就算和!小船儿甭划,顺风!满顺啊!嗬嗬!今儿坐这座也好!小椅子满带弹簧的,颤颤巍巍,哆里哆嗦,哈哈!这地方宝地,啊,保着我那还不赢钱嘛!楞格里格楞格里格楞……别忙!开一杠,碰!碰一个二条!咚滴格咚咚里格等不等啊,我等谁呀,我等啊?”他这儿一拉胡琴儿,上家不乐意啦!“别拉啦,别拉啦!他这儿住着一大杂院儿知道吗?把人吵醒啦,人说闲话骂街咱得听着。一还言,打起来啦!别拉啦!哪儿那么多毛病?”“啊,怨我,怨我!”“哎呀,二哥,我说不来,你偏叫我来,我这儿打牌呀?我这儿受气来啦!每天没毛病,今儿坐两把庄,拉胡琴儿不好,你瞧,胡挑鼻子烂挑眼,您这还没吃着牌,这要吃着牌,我更活不了啦!这不傻子睡凉炕,全凭火力壮吗?完了,给我什么好牌我全不要啊,抓一个去。真是!拉胡琴儿不行,咱别拉啦,那就嘿嘿!(唱)东人……”“哎,怎么你又唱啊?”
乙 这个人真是。
甲 这是他赢钱啦。
乙 要是输了钱呢?
甲 两圈牌没开和,麻烦喽!
乙 怎么?
甲 四家打牌三家不对眼啦!色子也上房啦,牌也摔桌子底下去啦,抓起牌来净闲话。
乙 噢,什么闲话?
甲 睑上一点儿喜容没有啦。“今儿这牌不错呀!傻小子买画,一样一张啊,谁也不挨谁!我和啊?我净等糊窗户了我。也难说,跟你坐对脸儿还和得了?瞅你这脑袋,翡翠值钱——满绿的啊,咱哥俩犯相啊,你属狗我属鸡,这鸡狗不到头啊,还怎么和啊?你这狗还不是好狗,赖狗!我告诉你说吧!长的就狗头狗脑,瞧你这德行,青果值钱——豆瓣绿了!你也不拿镜子照照你这模样,哎哟,喝!瞧瞧,呵!大眼犄角也开了,鼻子也扇风了,耳朵垂儿也干了,下巴也耷拉下来了,完了,完了,今儿让你赢点好啊,省得明儿给你买棺材了。”
乙 这位要死啊?
甲 受得了受不了?
乙 哎呀,这是对门儿。要是上下家呢?
甲 活不了!
乙 怎么?
甲 上家别顶他张。
乙 什么叫顶张?
甲 就是跟着他张儿走啊,他打这张牌上家别打,上家再打就是闲话。
乙 是啊。
甲 他打“一筒!”
乙 上家也打一筒呢?
甲 保不齐有啊,人上家打“一筒”。“太高啦!嘿嘿!我打一筒你也打一筒,顶着点儿倒不腰疼啊?咱哥俩缘分倒不错,‘庙上不见顶上见’——我跟你有什么过节儿,我把你
孩子扔井啦?我挑拨你们家务不和?拆对儿顶我?张张老跟着,跟得倒挺紧,随娘改嫁过来的? (作者编辑:admin) www.pxzj8.com
乙 嗐!骂人不带脏字儿啊?
甲 你这受得了、受不了?这是上家。
乙 下家没事儿啊。
甲 他打这张下家吃不吃?
乙 吃。
甲 闲话!
乙 不吃。
甲 闲话!
乙 左右活不了啊?
甲 “幺鸡!”下家“吃一个。”“别忙!听明白了吗?幺鸡你也吃?噢!要不你这病好不了,不忌口!哎呀,这位是小力巴撂交——给嘛吃嘛儿!您是诸葛亮转的能掐会算!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年!四七、万搭子开了,等幺鸡!这牌也别扭,我手没用!到他手就吃。这位是小脚踢球——横划啦,啊!来一回赢一回,我听说现在任嘛没干,您就指这个吃了吧?”
乙 满赢才多少钱呢?
甲 就是啊。这是吃他一张。
乙 要是不吃呢?
甲 “五万!”下家不要,人家得抓牌呀。
乙 那是。
甲 “好,您呐,我抓一个。”“别抓!”“哎哟嗬!您这打牌怎么满带动手的?”“别忙!牌还不让你抓吗?我先问问你,这张怎么啦?”
乙 怎么啦?
甲 “我问你,我这张怎么啦?”
乙 您别嚷您呢。
甲 “我不要!”“什么不要,兄弟!认得吗?这叫五万,中心张你不要,要什么?我倒想要哪,他那儿净一筒。”
乙 还记着呢。
甲 “我打一个,他打俩,您这是‘老爷刀——老扛着’,你愣吃一个,错错张!我也和一把”。“您看您多不讲理呀,我这儿要不着,有愣吃的?”“要不着啊,要吗?我看看。”“哗啦”,把人家牌给拨拉躺下了。
乙 有这么耍钱的吗?
甲 这怎么跟他来?
乙 就是啊。
甲 拨拉牌一瞧,还真要不着。人家手里是条子、筒子,五万没地方搁。
乙 这都没的说的啦。
甲 他还有词儿。
乙 还有话。
甲 “我知道你不要,兄弟!刚才你那四万要不打呢?”“您看您多不讲理啊,拿着一张四万没用!”“呸,废话!一张四万没用啊?你要摸六万来呢?坎档儿五万就吃上啦,要和,这叫‘捉五魁’!兄弟,懂吗?”“右边儿缺一门儿。那得多咱?”“平和、断幺也两翻,摸个小佛爷,满员。你打这个臭牌,你输钱,你是秧子,你拿钱这儿捐来我陪着受不了,说你还不服气儿,跟谁学的?不要就立起来吧!”“你要不给拨拉呢?”
乙 就是啊!
甲 “我这儿打牌?我这受气来了?”
乙 还怨人家。
甲 “是我给拨了躺下的,你立起来呀!四家全亮着来什么劲儿的?”
乙 他还有理。
甲 “您瞧,您这烟卷别抽啦,别抽啦!嚯!这位打的不勤,熏的倒勤呢,您这‘怨香’——老举着;您这‘羊角疯’——老抽!小孩儿吃奶奶,干个个——老嘬着,受得了吗?熄不了吧,留着这钱买块糖含着不也解闷儿吗?倒霉就倒霉这烟卷身上。这电灯也不亮啊?哎呀,谁还点这十五瓦小泡子儿?来个两万瓦的换上!”
乙 啊?
甲 “多大的您呢?两万瓦的?我没地方踅摸这泡子去!爱换不换呐,我知道有多大泡子啊!”“这个小屋来个两万瓦的到天亮,你们四位成烤鸭啦!”
乙 本来嘛!
甲 “别损人,别损人啊,把洋蜡预备着,留神半夜没电,要摸着黑就别来了。这台布也不洗洗,我来个手巾板儿行吗?嗓子全冒烟儿啦,沏点儿茶喝啊!快天亮了,预备点儿点 (作者编辑:admin) www.pxzj8.com
心,买点烧饼、馃子,打点浆子,没白糖我不挑眼,我这人最和气,告诉你们说,啊咳,痰桶哪儿去啦?”
乙 瞧这毛病!
甲 “来个痰桶!我又爱啐痰!这儿地方也倒霉,绝地,看八成是埋死孩子。我告诉你哎呀,瞅哪儿哪儿别扭啊,这儿房子怎么盖的?有旮旯儿啊?”
乙 废话!没旮旯那位烟筒里头?
甲 “别瞪着,别瞪着啊!我说您吃烟袋油子,老哆嗦什么?您这出戏还不错啊,艳阳楼——您这儿高蹬啊,狗尿尿啊,还跷腿儿呐这儿!后腿儿摘下来,把腰窝儿挂上吧!”
乙 买肉来啦!
甲 “告诉你说,哦?——坏啦!哪儿犯味儿啊,这是?我刚才来一鼻子就喘不出气儿来呀,找不着!您说……哦!这位?嗬!我说你这嘴里吃的什么?大蒜、大葱、喝酒,嗬!吃完了你倒漱口去呀!要不来点儿茶叶嚼嚼。你来块口香糖含着。口香糖没有你来两瓣儿蒜含着。你这儿成心熏我,你闻闻这股子味儿,出不来气儿啊,我闻着!哦?不对!不是大蒜味儿啊。”
乙 什么呢?
甲 “这股子味儿有点儿酸着那么臭,找不着,我不知在哪儿。告诉你说啊,嗬!你这儿串脚气受得了吗?打牌也解闷儿,你这儿串脚气也解闷。串也没关系,串完你倒洗手去呀!不洗手!你跟着划拉牌,我抓牌又爱沾唾沫,这玩儿受得了吗?”
乙 嗐!
甲 “别串啦,别串啦!蚊子香点上,来包仁丹吧!我要吐啦!窗户敞开,这股臭味儿打哪儿,哎哟——嗬!我说你这房子怎么盖的?没窗户呀?好倒霉,我坐洋火盒里啦?哎,
咱把房顶卷啦!”
乙 嚯!拆房啊?
甲 八圈牌,这儿拆房来啦!
乙 这个人呢。
甲 好容易这把有停啦。
乙 噢,什么停呢?
甲 “二筒”、“发财”对倒。
乙 哦,对停。
甲 您明白啦,“二筒”出来是个小和。
乙 发财出来呢?
甲 才一番牌。
乙 哦,加一番。
甲 禁不起大和,打这儿俩手就哆嗦。(学)就这样啦,他这对“发财”不知搁哪儿好。
乙 搁哪儿?
甲 搁到当间儿吧,瞅着别扭!搁到边儿上?怕碰躺下。有心把它搁口袋儿里,一琢磨,这……没那规矩。
乙 多新鲜呢。
甲 站起来了,浑身的劲满搁到这儿,捉着这对“发财”这么一磨,这眼睁不开了,拿手这支着。 “三位,打什么说话啊!嘿嘿,这把可有停啦!对不对,我要跟你对子碰上,算我脾气背,你要拿一张捏住和不了,我也和不了。可别忘兴家底啦,我这儿嚷你没听见,怕我和是怎么着?蔫出溜就摔那儿,什么您呐?南风啊,哎呀,南风不要,发财才行哪——哟?说出来啦!哎哟……”
乙 这就要半身不遂。至于吗?
甲 这发财真跟人对死啦,
乙 那怎么办?
甲 人家一想,这个小牌出条人命?干脆,让他和吧!人家把一对儿发财拆开啦!“发财!”他听见了,“别忙您呐,碰一个吧!”一翻牌一瞅:和不了啦!
乙 为吗?
甲 他这“发财”磨的成“白板”啦!
乙 你使这么大劲干吗呀?
甲 你就说这耍钱有什么好处?
乙 真是的。这赌品不怎么样。
甲 这还不新鲜哪。
乙 噢,还有?
甲 在旧社会,还有这老太太斗纸牌。
乙 哦,天津的“卫十和”。
甲 老太太斗纸牌,嗬,更热闹啦! (作者编辑:admin) www.pxzj8.com
乙 怎么呢?
甲 牌手就不好找。
乙 哦,现凑。
甲 大娘找二婶儿,二婶儿找四姑,四姑找五姨儿,五姨儿找六舅母。
乙 必须四家。
甲 一找就闲话。
乙 怎么说闲话?
甲 天津卫的老太太说话好听。
乙 您学学。
甲 语音甜。一张嘴称呼人就“你老”。“哎呀,我说二婶儿啊,嘛你吃饭了吗?吃完饭上我那儿斗牌去吧啊。”“哎哟,大娘啊,我可不来啦!这两天儿牌气儿可不好,昨天抓起这牌来,不是输就是赢啊,要不就够本儿。”可不就这个嘛。
乙 多新鲜呢。
甲 “走吧,您老,我们那儿三缺一呀!”“好,您老头里走,我随后就到。”到家归置归置,带几个零钱就去啦。“大娘,请坐您啦,先搬搬牌。”
乙 干吗搬牌呀?
甲 哎,有规矩呀。
乙 什么规矩?
甲 庄家抓牌三十一张。
乙 旁庄呢?
甲 旁庄抓三十张。
乙 这么大的规矩。
甲 一搬牌,二婶的庄,您听吧,不是斗牌。
乙 干吗呀?
甲 完全是斗话。
乙 是啊?
甲 一伸手就张嘴。
乙 那您学一学!
甲 话跟手一块儿来:“大娘啊,受点累吧,上上牌您啦!哎呀,真别扭,我就腻歪头一把庄,头一把庄别扭,且不开和哪!大娘找我没提有六舅母,要提六舅母我可不来。怎么说?六舅母老嫌我说闲话,不说话还活不了啊?姐儿们坐一块儿不就是玩儿吗?大热天干吗?瞧电影怪闷、听戏怪吵得慌!瞧话剧咱不懂,听评戏又没有!姐儿们斗小牌就解闷儿玩吧,别绷脸儿。你绷着,我努着,来个吗劲儿呢?就仿佛有多大仇似的,输赢搁一边儿,姐儿们坐一块儿就得喜喜欢欢的,对吧,你啦!哎哟!四姨呀也来啦?我爱跟四姨斗牌,四姨说话哏儿着哪!四姨呀,我跟您老说,您可别多心呐,那天我们输两千多,腰里没零钱啦!要是有零钱,我们可不愿短账,干吗呢?短你个三块五块的找我们家去呢,你那心气儿我知道,到我们家,你跟我们爷们儿说,叫我们男人管着我呀?他可管不了我。到家一说,跟他打起来啦!把大褂也撕了,饭也没给做,把我们孩子吓着了,半夜掉地下,叫耗子把脑袋给啃啦!”
乙 有这么大耗子吗?
甲 “大娘不找我,我不来。家里还有好些活呢,刚吃完饭,饭碗也没刷,堆着好些衣裳也没洗。这孩子也是,老跟着我干吗呢?快出去玩儿去,听着点儿卖线的啊,我在娘家做姑娘时我愿意来这个,姐儿们坐一块儿不就是:一十、二十……了不得啦!大娘啊,我包啦!”
乙 为吗?
甲 四十八张啦!
乙 全抓去啦!

(作者编辑:admin) 如果觉得《《打牌论》-经典对口相声剧本台词》不错,可以推荐给好友哦。

Tag:经典相声剧本,两人搞笑相声剧本,校园相声剧本,经典搞笑相声剧本,活动策划 - 小品剧本与相声剧本 - 经典相声剧本

> 其他网友关注的:
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