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培训之家学习辅导活动策划小品剧本与相声剧本话剧|快板|双簧《邹忌讽齐威王纳谏》-校园经典课本剧剧本台词

《邹忌讽齐威王纳谏》-校园经典课本剧剧本台词

01-17 http://www.pxzj8.com 话剧|快板|双簧 人气:960

《邹忌讽齐威王纳谏》-校园经典课本剧剧本台词为http://www.pxzj8.com整理发布,类型为话剧|快板|双簧,本站还有更多关于双簧剧本,双簧台词,话剧剧本,搞笑话剧,快板台词,快板词,活动策划 - 小品剧本与相声剧本 - 话剧|快板|双簧的文章。 正文:

《邹忌讽齐威王纳谏》-校园经典课本剧剧本台词

舞台正中有一低案,虚拟门。

邹忌(台侧上,手中拿一匹布(或一件衣服)):路闻城北徐公甚为貌美,不知我与徐公谁美?(推门,进家)

邹妻(另侧上):夫君回来了!(回头)婵娟!夫君回来了,快上茶!

邹忌:夫人,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。(婵娟托盘上)

邹妻:(高兴状,展开布在身上比划)婵娟!快来看夫君给咱们买的礼物。(婵娟将托盘置于案旁,过来帮邹妻展布)(邹妻不经意问)这匹布多少钱呀?

邹忌:八十个刀币。

婵娟:啊,八十个刀币?!这种布料我看四十个刀币就够了。

邹妻:(看邹忌)夫君,你怎么就不知道讨价还价呢?

邹忌:啊……(眼珠一转)我觉得这匹布质地柔软,色彩艳丽(或庄重),非常适合夫人使用。(语气坚定)别说它要我八十个刀币,就算它要我八百个刀币,我也要买回来给你。

邹妻:(将布递给婵娟)夫君!(冲到邹忌身前)

邹忌:夫人!(握住邹妻的双手,彼此凝望对方)

婵娟;大人,您也不是不知道,开门七件事:柴米油盐酱醋茶,那一个不是要钱的?象您这样花钱,咱们每年的地产可不够用啊!


邹妻:(放下双手)婵娟说得也是啊,勤俭是咱们的传家宝。我现在宣布一条规定:夫君从现在开始,兜里只能装十个刀币,如想购买价值在十个刀币以上的物品,必须向我和婵娟请示。(邹忌张大嘴)好了,婵娟你把布收好。夫君来,坐下喝茶。(转身去坐)

邹忌(和颜说色):婵娟,来,我跟你说句括。(转身下的婵娟回身走到邹忌旁,邹忌改威胁语气)以后不许乱说话,听见没有?(蝉娟赶紧点头)下去吧。(蝉娟下)(回头看一眼邹妻,自言自语)哎,男人统治世界,女人统治男人。十个刀币,连酒钱都不够,让同僚知道了还不笑死。她这不是逼着我私设小金库吗?

邹忌(跪坐于案侧):夫人可曾见过城北徐公?(蝉娟上,倒茶)

邹妻(跪坐另侧):见过。上月夫君陪齐王狩猎,城中举办棋赛,贱妾和婵娟前去观战,徐公技压群雄,博得桂冠。

婵娟(端茶敬上):大人请饮茶。

邹忌(浅尝一口,生气状):你是打死卖茶的了?这么苦,再冲!

婵娟(害伯状):是。(端茶下)

邹忌:那,夫人看,我与城北徐公谁美呀?

邹妻:当然是夫君美了,徐公怎么能比得上您呢?不然贱妾怎会对夫君一见倾心,生死相许呢?(唱)愿意为你,我愿意为你,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,就算多一秒,停留在你怀里,失去世界也不可惜。(给邹忌一个飞吻。)(邹忌注视空中的飞吻,晃了两下身体,突然用单手抓住飞吻,用双手捧着,放在嘴上吻了一下,陶醉状)

婵娟(端茶上):大人,请饮茶。

邹忌(喝一口):嗯(点头)。婵娟,我与徐公谁美?

蝉娟(胆怯):徐公,他怎么能与您相比呢?

邹忌(满意状):嗯。

韩武(提包袱上,立于门前):邹大夫,在家吗?

邹忌:回避。(邹妻与婵娟下)哪位?请进。

韩武:韩武拜见邹大夫。(行礼)

邹忌(端坐不动):韩先生,好久不见,请坐。婵娟,上茶。

韩武:谢邹大夫(跪坐)。

邹忌:我们的商人又想做什么买卖呀?

韩武:在下想申请武器出口的通关渡碟。

邹忌:什么武器?出口哪国?(婵娟上茶)

韩武:新型多功能四马战车,出口燕国。

邹忌:你也不是不知道,像这种尖端武器是禁止出口的。

韩武:在下知道,但燕国出价甚高,我国可以大赚一笔,以后更换零件和维护保养还可以大赚一笔。。

邹忌:如果先进武器为敌方所用,危害无穷。

韩武:邹大夫请放心。战车内轴承及齿轮最多可以连续使用100个时辰,100个时辰后需更换新的。如果燕国与我敌国作战,我国将供应轴承及齿轮。一旦燕国危害我国,就得不到我国的配件供应,没有好轴承及齿轮,战车就是一堆废物。

邹忌:万一燕国仿造怎么办?

韩武;邹大夫请放心。此车轴承及齿轮铸造方法十分特殊,别国无法仿造。

(作者编辑:admin) www.pxzj8.com 邹忌:那好,我批准。明日去宫中取通关渡牒。

韩武:在下从燕国进口了一百车烟草,也想申请通关渡牒。

邹忌:不准!吸烟有害健康。我要为齐国国民着想。

韩武:威王和其他大夫都对

我的烟草十分喜欢,您要不要威王的手谕,我可以向威王去要。

邹忌:(软)啊,不必了。烟草税是国家重要收入,近几月国库也空虚。从国家建设角度出发,就进口烟草吧。明日去宫中取通关渡牒。

纬武:多谢邹大夫。(行礼)

邹忌:分内之事,何足言谢。我想请教一事,不知韩先生可认识城北徐公?

韩武:何止认识。徐工程师可真是一位奇才,他为我设计了许多种战车,那新型四马战车就是他设计的。而且他下得一手好棋。上月棋赛就是在下赞助。我想看看他的实力。他也不负众望,力克群雄。在下还赠他金棋盘一个,以资鼓励。

邹忌(冷冰冰):没想到韩先生也这么关心公益事业!

韩武:身为齐国子民,理当为公益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。(转向观众,郑重状)韩记货物能满足您的各种需求。

邹忌:韩先生兼做武器、烟草、奴隶生意,现在可是富可敌国了。

韩武:人的欲望总是无法得到满足,我只是尽力去满足他们的欲望。城市是罪恶的源泉,有很多事情我不去做,自然也会有别人去做,您别忘了,我只是一个商人。哎,邹大夫,我从楚国进了几个舞女,婀娜多姿,妩媚动人,秀色可餐,(用手绢擦嘴角)我来让她们来服侍大夫如何。

邹忌:多谢先生美意,政事繁忙,我要保持清醒的头脑,不能纵情声色。

韩武:工作之余,休息休息不碍事的。

邹忌:韩先生!大丈夫威武不能屈,贫贱不能移,富贵不能a8淫a8。请不要再说了。

韩武:(竖大指)好,好,齐国有邹大夫,真是齐国之幸啊!

邹忌:过奖了!哎,又说远了。韩先生,这个工程师往上是不是高级工程师。

韩武:然。

邹忌:那么高级工程师再往上是不是特级工程师呢?

韩武:高工往上不是特工,而是高高工。

邹忌:嗷,那韩先生以为,我与徐公谁美?

韩武(迟疑一秒):徐公当然没有大人美了。邹大夫俊美,齐国上下谁人不知,哪人不晓。瞧大夫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眉若卧蚕,目若朗星,鼻若悬梁,唇若柳刀,酷!再加上大夫整日伴于君侧,辅佐朝政,如此培养出的高贵气质,使您更显神采奕奕,气宇轩昂,如玉树临风。那徐公不过是一介草民,怎能与邹大夫相比。

邹忌:哈,哈,哈,韩先生过奖了。

韩武:不敢。在下告辞了。(起身)素知邹大夫为官清廉,不喜黄白之物,但好收集棋谱,在下特遣人收集各国棋谱,献于大夫。

邹忌:(起身)那就感谢韩先生了。(接过包袱)请。

韩武:邹大夫留步。(出门,自语)女人喜欢花言巧语,男人也一样!美男,哈!

邹忌(坐回,翻看包袱):魏国、吴国……竟然还有高丽的,韩先生真是费心了。

韩武没走几步.徐公上。

徐公:大哥(行礼)。

韩武:徐兄(回礼),收到我的礼物了吗?

徐公:收到了,收到了。拙荆对波斯地毯非常喜欢,我的两个犬子对那个…(想)

韩武:猫,波斯猫。

徐公:啊,猫。我那两个犬子对猫爱不释手。不过,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他们,我真是过意不去。

韩武:咳,所谓物以稀为贵,这种小畜生在波斯满大街都是,不贵。不过,走这么远能活下来,确实不容易。但为了为我的两个干儿子,无所谓。要是早些年弄回来,这猫说不定能进十二生肖呢。哎,我儿子怎么样?

徐公:令郎韩非聪明伶俐,过目成诵,真是天才。我想把他推荐给鬼谷子,将来必有大成。

韩武:可惜作商人要求伶牙利齿,他那口吃的毛病,我不能把基业都交给他。

徐公:我那大儿子很想跟大哥出去闯闯,见见世面。不知大哥意下如何。

韩武:不是我不愿意,只是他还太小。虽然我已经平趟六国黑白两道,但毕竟还有不少人嫉妒我的财富,妄图加害于我。上回张子强要绑架我,险些成功。要不是我也练过几天(双掌向身体前侧下45度方向空击,同时双掌内旋)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徐公:大哥没想过收手吗?

(作者编辑:admin) www.pxzj8.com 韩武:我也知道,良田万顷,日饮三餐,广厦千间,夜眠八尺。我现在的财产是很多,洗手不干不是不可以,但是,我在家呆着干什么呢?等着老死在床上吗?太可怕了。我喜欢新鲜的刺激,我喜欢征服一个又一个目标。

徐公:大哥,每次听你教诲,总是受益菲浅。

韩武:等我干儿子长大一些,我再带他周游列国。你也不是外人,我把基业交给你儿子也比交给外人

强。我那儿子还请徐公多多费心。

徐公:你放心。

韩武:让我干儿子也多陪陪他,我真怕他因为口吃而性格内向,最后变得孤僻而不近人情。

徐公:我会多留意的。

韩武:跟你说正事,我的秘密武器搞得怎么样了?

徐公:进展比较顺利,快出结果了。

韩武:有劳徐兄了。哎,你找我什么事?

徐公:上回,托大哥帮忙寻找高丽国国手李昌镐的棋谱,不知可曾找到?

韩武:李昌镐?(想)啊,有。(徐公:嗷?)不过刚才,我将搜集来的所有棋谱都送给邹忌大夫了。

徐公(失望):看来我只有于棋谱失之交臂了。

韩武:徐公,邹忌大夫性情高雅。你管他去借,他肯定会借给你。

徐公:那好,我去试试。

韩武(指路):那边就是。

徐公(走到门前):邹大夫在家吗?

邹忌:请进。

徐公(进,行礼):徐玑参见邹大夫。

邹忌(起身,看徐公):先生可是住城北?

徐公:正是。

邹忌(再仔细端详徐公):徐公貌美,早有耳闻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(回头)婵娟,上茶。徐公,请坐。

徐公:不叨扰了,在了只是想借高丽国国手李昌镐的棋谱。

邹忌:有,有。请坐(跪坐寻找)。(徐公跪坐)

婵娟低头端茶上,送到客前。

徐公(端茶):多谢。

婵娟仔细―看是徐公,吃惊,快步(走云步)退下。

邹忌:找到了,请收好。

徐公(接过棋谱):多谢邹大夫。

邹妻悄悄拉婵娟上,在旁边偷看。

邹忌:还想要谁的棋谱尽管说。

徐公:谢大夫,不用了。

邹忌(看见妻在偷看):夫人来见过徐公。

邹妻(带婵娟上):给徐公见礼。(婵娟不住偷看)

徐公(还礼):谢夫人。

邹忌,听闻徐公乃围棋高手,能否指教一二。

徐公:指教不敢,小人也仰慕大人已久,能与大人切磋,小人三生有幸。

邹忌:婵娟,摆棋!

婵娟;是。(下场)

邹忌(坐下):月前公事繁忙,没能一睹徐公棋赛时的风采,甚为遗憾。今日补过,也算了却一桩心愿。

徐公:大人过奖了(婵娟端棋盘、棋子上,摆于桌上,退于桌旁)。

邹妻:徐公在棋赛中所向披靡,还要让我们大人几招啊!(跪坐观战)

徐公:夫人说笑了,邹大夫所集棋谱甚丰,想来棋艺必有所成。

邹妻:他呀,是叶公好龙。成天陪伴君王,处理朝政,那有时间看棋谱。棋谱一大堆,那一个不是束之高阁。到是我,闲来无事,经常参阅棋谱。哎,夫君,这步应该这么下。(移动一子)

徐公:(看,点头)原来夫人也是此道高手。(邹妻做不好意思状)

邹忌:(感到没面子)妇道人家,唠叨些什么?!观棋不语真君子。

邹妻:我就不是君子,我是女人。

邹忌:(侧头,无奈)哎,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。

邹妻:什么,女人难养?喂,是谁每个月给家里作收支计划?是谁服侍你吃喝拉撒睡?是谁成天烧火,做饭,洗衣服?

婵娟;(举起右手)报告,是我!

邹妻:(对婵娟)我们谁也不会忘记你的功劳的。(对邹忌)你说到底是谁难养?

徐公:夫人请息怒,邹大夫日理万机,为江山社稷不辞辛劳。您还要多多体谅他。

邹忌:(对徐公打手势.表示称赞,后对妻)夫人息怒,我最难养,我最难养。从现在开始你可以随便发表议论。缕澹?缕濉?br>邹忌:听韩先生说,新型多功能四马战车是徐公设计的。

徐公:正是不才所做。

邹忌;何日徐公带我参观参观。

徐公:大人不要当真。所谓“新型多功能四马战车”,其实是“新型多余功能四马战车”,那些多功能不过是看着好看,听着好听而已,就想多骗燕国几个钱,真正打起仗来,那是累赘。

邹忌:妙极,妙极。

邹妻:那我国的战车怎样?

(作者编辑:admin) www.pxzj8.com 徐公:夫人放心,我国的战车价格便宜,结构简单,便于操作,易于维修。有战车、运兵车、攻城车、连珠抛石车。联合作战时,所向披靡。我们先用连珠抛石车打散敌人的队伍,再用两马战车扫荡余部,最后用步兵收尾。这一战术是一个修战车轮子的人想出来的,人送外号“拿破轮”。

邹忌:徐公所言不错。我陪君王视察防务,看我军旌旗招展

,战车威风凛凛,不想有徐公的功劳。可敬可佩。

徐公:大人言重了,身为齐国子民,理应为国效力。

邹妻:徐公近来又设计新战车了吗?

徐公:没有。在下正在研究炼丹术。

邹忌:怎么,徐公也相信有长生不死之药。

徐公:在下研究炼丹术受韩先生之托。不久前,有丹士炼丹时,丹炉突然爆裂,丹士―死两伤。

邹忌:丹士炼丹妄求长生不老,自己却因炼丹而死,真是莫大的讽刺。

邹妻:那徐公炼丹不怕受伤吗?

徐公:韩先生正是要在下再现当时的过程,找到爆炸的原因。韩先生认为,如果这种丹炉在敌军中爆炸,必将杀伤无数敌军;如果这种丹炉在敌军城中爆炸,必将给敌军造成巨大的混乱;如果我们的抛石车抛出的不是石头,而是可以爆炸的丹炉,情况又会怎样呢?

邹忌:言之有理,韩先生真是独具慧眼。

徐公:韩先生经常说,换个角度看问题会有新的发现,要学会于无声处听惊雷。与韩先生相比,我只是一个匠人,而他才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。每次和他工作总是充满了创造的快乐。

邹妻:研究进展如何?

徐公:在下按原始配方复现当时爆炸后,又一件一件剔除药材,至今己炸毁三十座丹炉。

邹妻:用二分法可以快一点。就是先取一半药材,留一半药材,看哪一半炸了,再把炸的那一半再分两半,再看哪一半炸。如此往复,就能快速找出爆炸的原因了。

邹忌:夫人,你真聪明,我爱你。(夫妻俩隔空飞吻)

徐公(沉吟一秒):如果造成爆炸的只有一样药材,夫人的方法非常便捷。但现在很有可能造成爆炸的不只一种药材,我也不知道爆炸到底有几种药材共同作用。所以如果按夫人的方法,随便分开两堆药材,可能哪堆都不炸。我现在的方法虽然麻烦,但是绝对可靠。

邹忌:工程师就是工程师,想的比别人全面。现在进展如何了?

徐公:现在能确定爆炸必有硫磺、木炭不可。药材没有剔除完,还不能过早的下结论。

邹忌:此武器取好名子了没有?

徐公:韩先生叫它(快读)上天入地追魂夺命旋风霹雳弹。

邹忌:好听是好呀,就是太长了。

徐公:有短名字。我们内部为了纪念那位牺牲的丹士,以他的姓氏“何”来称呼新武器。

邹忌:啊,何武器,简洁。一旦何武器试制成功,必增强我国战斗力,对他国形成何威慑力量。

邹妻:哎,不知又有多少生灵涂碳!

邹忌:妇人之仁,未战而屈人之兵,乃兵之上上者也。我国一旦拥有何武器,他国就不敢造次,反而免去战乱之扰。

邹妻:一厢情愿。如果敌国上下一心,同仇敌忾,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,你怎么办?再者,你怎么能保证他国就得不到配方?

邹忌:有谁真不怕城毁人亡,南斯拉夫又怎么样,不照样最后低头了吗?至于配方保密的问题嘛……徐公,上!

徐公:我方保密是没有问题的。但是,只要他国做足够多的试验,也一定能发现爆炸的配方。不过,请夫人放心,只要我方保持技术领先,他国就不敢造次。

邹忌:说得好。徐公,齐国的军事现代化还得多仰仗你啊!

徐公:在下应献犬马之劳。

邹妻;(沉默两秒)徐公家中可好?

徐公:两个犬子已经能打酱油了,拙荆又身怀六甲。

邹忌:令人羡慕。

徐公:怎么。邹大夫没有公子、千金吗?

邹妻:唉,结发几年,无儿无女。我又让他娶了侧室婵娟,但也毫无反应。哎,我愧对邹家祖先。

邹忌:不,不,不,毛病也许出在我身上。再说,让夫人免去十月怀胎之苦,这也不是一件坏事。咱们这样独享三人世界,不是也很好吗?

徐公:令人羡慕。

邹忌:唉.城中的人想杀出去,城外的人想杀进来。

徐公:邹大夫,如果您真喜欢孩子,小人到有一两全之策。

邹忌;徐公请讲。

徐公:拙荆业已身杯六甲,如果邹大夫愿意。小人想此子生下后,过籍给大夫。

邹妻:徐公才貌双全,孩子也一定聪明铃俐,夫君?

邹忌:嗯,不知嫂夫人能否答应。

徐公:能在邹大夫家长大,是我儿前世修来的福份。此间利害,拙荆会明白的。

(作者编辑:admin) www.pxzj8.com 邹妻:孩子是娘的心头肉。徐公还是回家与嫂夫人商量一下为好。

徐公:那好,在下这就告退。这盘残局,改日再下吧。告辞!(起身)

邹忌:(起身)请。

邹妻与婵娟深情目送徐公下,邹妻若有所失状。
邹忌(跪坐深思状):夫人,请取镜子来。

邹妻:知道了(与婵娟下)。

婵娟(端镜献上):大人。

邹忌(拿起镜子):下去吧。

婵娟:是(下台)。

邹忌(仔细端详两秒):徐公貌美异常,无可匹敌。可夫人、婵娟、韩武,为何都说我美……一件事情换―个角度看就会有新的发现……换个角度……嗷!(恍然大悟状)

齐威王(与卫士上):今日微服,出来闲逛。

卫士:君王,前面是邹大夫的宅院。

齐威王:那好,找他去杀一盘。

卫士(到门口):邹大夫在家吗?

邹忌:请进。齐威王与卫士进。

邹忌(吃惊):威王。(起身,跑于王前,跪倒):臣邹忌,拜见君王。

齐威王(扶):邹爱卿免礼。

邹忌:谢君王(起身)。

齐威王:宫中憋闷,来找邹爱卿下棋。

邹忌:臣不胜荣幸,请上座(上座是刚才邹忌坐的位置)。婵娟,收抬一下。(婵娟来将棋盘上黑白子重新放好)

齐威王:(与邹忌入座)寡人新学一开局法,拿你来试。(下棋)

邹忌:(下棋)不知君王对韩先生怎么看。

齐威王:不用探我的口风,有什么话尽管直说。

邹忌:韩先生用各种方法笼络朝中大夫,金钱、美女,无所不用其极。不知您可知道?

齐威王:首先你应该明白一点,商人要想做大,必须获得大夫的支持,甚至君王的支持。韩先生和朝中大夫联络感情。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不久前他还送寡人二十个楚国美女,我全收下了。韩先生富可敌国,他要是不送金钱与美女来,我就要从他身上去刮了。第二,寡人也希望他做大。只有大的商人才能办到我们平时办不到的事情。从波斯运地毯,从天竺运香料,从高丽运人参,这种财力物力是小商人能够办到的吗?就算有了这样的财力物力,这些小商人能够保证安全吗?只有韩先生这样有胆识、有魄力大商人才可以做到。那些鼠目寸光,只顾一些蝇头小利,只图温饱的小商人,寡人都懒得理他们。记住,几个小舢板捆不成航空母舰。第三,邹爱卿,请不要忘记,我们现在还是奴隶制社会.买卖、赠送奴隶都是合理合法的。

邹忌:君王一说真让微臣茅塞顿开。我只是觉得,吃人家嘴短,拿人家手短。如此下去会影响众大夫的客观与公正。

齐威王:我会跟众大夫说,让他们注意就是了。

邹忌:还有,如果有大夫沉迷女色怎么办?

齐威工:传我旨意:谁因女色而耽误朝政,没收封地,贬为庶民。让他没钱泡妞。如何?

邹忌:君王圣明。(下棋)君王可认识城北徐公。

齐威王:(专心下棋)今日开局之法,就是寡人跟徐公所学。(邹忌跟着下)

邹忌:不知君王以为微臣与徐公谁美。

齐威王(正要落子,迟疑一秒,看看邹忌):比他做甚?不管你俩谁美,我也不能把他纳入后宫啊!

邹忌:是。今日我见过徐公,貌美无可匹敌。

齐威王:邹爱卿,嗯,你不是同性恋吧?

邹忌:微臣不敢做此有悖人伦之事。

齐威王:那我就放心了。邹爱卿不要伤心。大丈夫顶天立地靠的是智慧、胆识,不然你怎会是大夫.而徐公仅是庶民呢!再说,长得帅又怎么样?不就是多迷倒几个小姑娘吗?围棋下得好又怎么样?不就是搏一个国手的虚名吗?武器设计得好又怎样?不就是多杀几个人吗?而我却要靠你安邦定国,扶大厦之将倾,挽狂澜之即倒,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把齐国建设成为七国的中心、世界的中心。我要让所有人都盼望能跪在地上吻我的脚。邹爱卿,你是齐国的高级公共管理人才,你对我太重要了,就是用一百个徐公,我也不换你。

邹忌:(离座跪倒,五体投地)微臣愿肝脑涂地,以报君王的知遇之恩。

齐威王:起来,起来。好好干,别太在意帅不帅的。

邹忌:微臣知道了。但君王可知,臣妻、臣妾、臣客,都说臣比徐公美。

齐威王:他们也是好意嘛。

邹忌:君王,臣之妻私爱臣,臣之妾畏惧臣,臣之客有求于臣,故都说臣美。

齐威王:有理。

(作者编辑:admin) www.pxzj8.com 邹忌:微臣想到了君王您。(齐威王瞪大了眼晴)现在齐国疆界方圆千里,城池百余座。君王的爱妃,没有一个不爱您;您的臣子,没有一个不畏惧您;各国的诸侯,没有一个不有求于您。所以臣以为,君王所受到的蒙蔽实在是不小啊。

齐威王:(起身,踱步,来回一次)邹爱卿所言极是。邹爱卿笔墨伺候。

邹忌:婵娟,笔墨伺候。婵娟端笔墨上,卫士接过置于案上。

齐威王 :邹爱卿,你来写。

邹忌:(拿起笔)微臣准备好了。

齐威王:群臣吏民,能当面批评寡人之过者,受上赏?上书谏寡人者,受中赏;能私下议论,而又让寡人耳闻者,受下赏。望我群臣吏民,不自欺,不欺人;不欺世,不盗名;不歌颂升平,不粉饰黑暗;卓然自立,诚实无伪。钦此。

邹忌(停笔):君王圣明。

齐威王:如此以往,齐国必将称雄各国。(邹忌:是。)今日寡人心情甚好,邹爱卿陪我去体察民情如何?

邹忌:微臣荣幸之至。

齐威王:走!(众人出门)

邹忌:不知威王要去何方?

齐威王:南巡。

卫士、邹忌:是。(众人下台)

(完)
 

(作者编辑:admin) 如果觉得《《邹忌讽齐威王纳谏》-校园经典课本剧剧本台词》不错,可以推荐给好友哦。

Tag:话剧|快板|双簧,双簧剧本,双簧台词,话剧剧本,搞笑话剧,快板台词,快板词,活动策划 - 小品剧本与相声剧本 - 话剧|快板|双簧
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