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培训之家语录文章经典台词大全天剑群侠之经典台词

天剑群侠之经典台词

12-19 http://www.pxzj8.com 经典台词大全 人气:605

天剑群侠之经典台词为http://www.pxzj8.com整理发布,类型为经典台词大全,本站还有更多关于经典台词,经典电影台词,开场白台词,电影经典台词,经典英文台词,经典台词大全的文章。 正文:

秦始皇:寡人今日梦天下归于一剑,寡人得之,却得而复失。所以,寡人命你为寡人造一天下无双的秦王剑,不仅要能杀人,还要能夺人魂魄!此剑一出,威慑天地,天下苍生,无人敢直视寡人!
英魁子:陛下!此剑需五位铸剑师来共同完成,还需聚集东西南北中五位之灵,天地之气,日月华光,还有……
秦始皇:什么?
英魁子:王者之力!
秦始皇:好,英魁子!只要你能替寡人铸成此剑,你要什么,寡人给你什么!

唐若萱:我真的好生羡慕萧公子。你虽然双目失明,可是文武双全,论才艺、论武功都比一般人好;比我这个眼睛看得到的人要有用多了。
萧廷:你千万不要这么想,天生我才必有用。只要你肯学习,任何事情都会精进的。万事最怕的就是划地自限,自我放弃。

萧廷:除了血月神教的黑绮灵以外,另外两位朋友是谁呀?
月魔:哼,瞎子好眼力,还知道多了两个人。我们是血月神教的双魔,我是月魔!
日魔:我是日魔!你就是“文剑武书生”萧廷?
萧廷:嘿,你们是来点名的吧?不错,我正是萧廷。

唐:萧大哥,你博学多闻,到时候还要请你帮我(给画)题上字呢。
萧廷:呵,我是很想帮你呀,只可惜,我不会写字。从小我就只是靠听书而不是读书。不过,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倒是很想学学。
唐若萱:不如,现在我就教你写字吧。
萧廷:好啊,不过你可不能嫌我笨——我会翻脸。

萧廷:一点意思都没有,为什么总是两种选择呢?什么会不会呀,能不能呀,行不行、要不要,这——没有一点创意。给出点中间地带嘛,或许、可能、几乎、大概、约略,等等等等……这样人生也显得开阔一点。

唐若萱:这是什么?
萧廷:安眠散。如果你睡不着的话,它倒是可以帮上忙。
唐若萱:那你需要呀。
萧廷:嗯?
唐若萱:你不是说,如果我不在你的身边,你会失眠吗?
萧廷促狭地一笑:女人总是把她自己最爱听的话,记得最牢。

唐:天鹰老人?我听我师父说起过啊,不过,听说他已经失踪二十几年了。原来你就是他的弟子啊,难怪武功那么好。
萧:天鹰老人为人孤傲,他只收天才的弟子——所以,他只收了我这么一个徒弟。
唐:拐着弯说自己是天才,你的话,向来会转弯。
砚台:唐小姐,公子虽然说话会转弯,但是他做起事情来,还是很有原则的。
唐:最大的原则,就是分辨美女的味道——我看,就是这样!

萧廷:其实在我的家乡,有些老人家曾经说过一句话:昨天随风去了,明天在山的那一头,只有今天,才在眼前。(自嘲地笑)有时侯想想,我真觉得自己特别的惨。眼前是一片漆黑,山长什么样子,我从来没有见过;只有耳边的风声,是清晰可辨的——所以我老觉得自己是活在过去的人。

血凤凰:哎,你的那个小跟班呢?还有那个发育不完全的小女孩?
萧廷:啊,他们买东西去了,我在这里等他们。
血凤凰:哟,那多不方便。不过没关系啦,他们不在啊有我在,你想去哪儿,我就当是你的眼睛,我带你去好了。
萧廷(笑):眼睛想去的地方,就是我想去的。
血凤凰:嘴甜的男人呀,心最狠了!
萧廷:女人可真是奇怪呀,对什么东西都抱有怀疑。那如果我告诉你我这是心口合一的话,恐怕你也不会相信吧?
血凤凰:这么会勾引女孩子呀,哎哟,那我得防着点你这个瞎帅哥啰!
萧廷:你把心留在我这儿实在是太不安全了,会有很多女孩子给你脸色看的,带刺的美人。
血凤凰:哟,你这么自信呀,你就敢肯定,我会爱上你吗?
萧廷:我可没这么说过。不过,你会把心留在我这儿。
血凤凰大概一辈子都没对男人那么听话过,但那个男人半是戏谑半是自得地说“你会把心留在我这儿”,她竟不由自主地乖乖听话了——自此后,她爱上这个让她无法后悔的男人;而那个男人,却去爱一个令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错误的女人。可惜,爱情和人生,没有忘情水,也没有后悔药。

血凤凰:怎么是你?原来你就是“文剑武书生”萧廷!
萧廷(一脸无奈):砚台,下回记得做块牌子挂在我胸口,省得没事人家老问我,我还得回答。

黄湘:黑绮灵的信号弹!糟了,他一定是要把古汉阳交给教主!不行!
小珠儿:小姐,不可以去!
黄湘:你要是再拦着我的话,我就不保证这一次能不能解开你的哑穴!
小珠儿:就算永远变成哑巴我也要劝你,小姐,你不要一错再错,你不要再去理他们了!
黄湘:你第一次学的武功招式,你忘没忘?你第一条射的手绢,你丢没丢?你第一次吃糖的滋味你记不记得!大力丸是我第一颗做出来的特效药,偏偏给那个大笨猪给吃了,所以他的命活该就是我的!是生是死都要在我的手里,谁都不许碰!

唐若萱教萧廷认木匾上刻的字。
萧廷:这是个什么字?这么复杂?
唐若萱:'爱'这个字确实很复杂的。
萧廷收回手,默默在心里记认:谢谢,谢谢你教会我如何写'爱'。
唐若萱:有些字,不懂反而会轻松一点。
萧廷:人生在世,要是不懂得如何去爱,还有什么意义呢?幸好我不必用笔写字,这样就会来得简单一些。
唐若萱:难道不写就真的不复杂了吗?
萧廷:只要懂得用心去体会,任何字都会变得单纯。
唐若萱:你说话总是这样,我都不知道你哪句说的是真的,哪句说的是假的。
萧廷:若萱,你只要明白,我对你的心意是真的就行了。其他的问题,就留给命运去安排吧。
唐若萱:你真的认为,自己能够改变命运吗?
萧廷:唯一能够改变命运的东西,叫作勇气。只要你有勇气,去面对所有的问题,再大的难题也会迎刃而解的。
唐若萱:你会给我勇气吗?
萧廷:我不但会给你勇气,我还会陪在你的身边,一起去面对所有的问题。


慕容青云:你是不是以为,人一旦死去之后,对于活着的人来说就只有回忆的价值了?
黄湘:难道不是吗?
慕容青云:当然不是!一旦你决定去爱一个人,这个人就永远地活在你的心里。否则,就证明你爱得不够深。

萧廷拒绝了砚台为他献出双眼,但无意中知道,若萱已经就为他捐眼一事和笑笑子达成了共识,第一次向若萱发怒。
萧廷:自从我懂事开始,我就不停地告诫我自己,我发誓我必须要活得很有尊严、很自信、很骄傲!我要让所有的人都明白,眼盲虽然是一种残疾,但并不表示我就矮人一等了,并不代表我必须要靠仰人鼻息才能够活着!只要你肯下苦功夫,你一样是可以残而不废,一样可以活得顶天立地的!

古汉阳:不管我们走得是快还是慢,不管去哪里,我最希望的就是一直牵着你的手,一直走下去。
黄湘:真的?
古汉阳:当然是真的啦!
黄湘笑容满面:嗯,一个木头说话,应该假不了!

吴堵:痛快!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喝酒了!
阿汤:头儿,你未免也太夸张了吧?一个时辰前我才把你从酒堆里给揪出来的。
吴堵脸上有点挂不住:真的只有一个时辰?
阿汤:就一个时辰!
吴堵脸色一沉:你不知道一个时辰里能发生多少事吗?有多少人从生到死,有多少人从喜到悲,还有多少人……
阿汤赶紧闸住:还有我不该多嘴揪你的老底儿,我自己掌嘴!

萧廷练剑,剑风中,枯叶纷纷被串于剑尖上。招式停下之后,萧廷露出一丝笑容,但身后一点动静马上将笑容冲散——一片漏掉的树叶缓缓地落下。如果这是漏挡的一剑……萧廷闭上那双好不容易得见光明的眼睛,心头涌上深深的挫败,长剑一震,串在上面的落叶化成齑粉。
砚台:公子,你的眼睛刚刚复明,可能还有些不习惯,我相信你很快就会适应的!
萧廷:我真的不知道,复明对我来说到底是幸还是不幸。现在我眼睛是能看到了,可是我的生活习惯全被打破了!就连注意力都不能够集中,怎么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就把剑法给练好呢?
砚台:公子,我相信以你的武功修为,应该很快就会克服这些困难的!
萧廷:或许时间可以改变一切,让我彻底适应正常人的生活,可是再过两天就是武林大会了,我已经没有时间了!
砚台:公子,你可不能失去信心啊!否则……
萧廷:否则就会一败涂地,对吗?
砚台:公子,你是不是后悔接受复明手术了?
萧廷(声音恢复了清越冷淡,带着旁人不可企及的傲气):我做事情从来不会后悔。再说,就算遇到再多的困难,也不会有一个盲人不希望重见光明的。
砚台松了一口气,他的公子总算回来了:既然如此,公子就应该对自己充满信心呀。哪怕只剩下两天的时间,你也应该把剑法恢复到巅峰的状态!
萧廷:不错,再大的困难也挡不住有信心的人。(傲然一笑)继续练剑。

血凤凰:你为什么不杀了他?
黄湘:我是学医的,又不是屠夫,现在对我来说比较重要的是去到山下救人!
小珠儿:我看小姐是放心不下那个古汉阳,看他是不是中了埋伏。
血凤凰:那个傻小子?就让石头给他头砸个窟窿好了,帮他开开窍!

血凤凰和黄湘两位血月神教护法奉命沿途保护平静一行。打尖时平静他们还在等,血黄二人饭食已上桌,还分别邀萧廷和古汉阳同食,萧古均不领情。
平静:丁琳你带几个姐妹过去帮忙。武林正派之间再不团结,可要被人小看!
血凤凰:你看看……这种吃饭的小事也有正邪之分呀?嗳哟哟,那个死道姑简直就是病入膏肓了。不知道是她肠子长直了呢,还是我的牙长歪了。

黄湘:真心、忠心、一心一意。到头来又怎样呢?就好象一个漂亮的瓷器罐儿,轻轻一碰,掉在地上,就碎了。曾经同生共死真心相许,现在我们每天见面,还是象陌生人一样。我就是搞不明白,为什么他每天都要赶我走、赶我走……难道我真的那么碍他眼吗?


萧廷:你师父帮你决定婚期了?(唐点头)从认识你的第一天开始,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。真没想到这天来得这么快。(深吸一口气)那我就只好祝福你了。
唐若萱:你为什么不问我,我婚期是在何时是在何地?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吗?
萧廷(笑):我在乎有用吗?我能去跟你师傅说,你是我的我要定你了!如果你想的话我现在就去跟她说!你想吗?你要吗?
唐若萱:不行,现在不能去刺激我师父,她会杀了你跟我的!
萧廷:从我眼睛复明开始,非但我的武功退步了,我的眼睛看到的人和事多半都是丑陋的。人与人间的残杀、贪婪、争斗……真叫我厌恶!事事都不圆满,处处都是遗憾。如果我还是个盲人,我就不用强迫我自己去看那些丑陋的事情。(苦笑)现在倒好,我连让你照顾我的最起码的理由都没了。
唐若萱:廷哥,我该怎么办?我们应该怎么办?
萧廷:带着我的祝福,出嫁吧。怀揣着我对你的爱,终老一生。而我只能,想念着你对我的深情,和彼此的遗憾……
唐若萱:不,我不要这样子!我真的恨我自己没有勇气,去跟我师父说,我爱的人是你,我不要嫁给汉阳大哥!我不要嫁给他!
大丸子:我知道你是个豪爽的汉子,我就跟你直接说了吧。我师兄他喜欢黄湘,我也知道,你喜欢唐若萱,唐若萱也喜欢你。可是我师叔呢,偏让我师兄去娶唐若萱,这下搞得你们四个人都不开心了。我看这样,你带唐若萱远走高飞,我也让我师兄带着黄湘私奔,一拍两散,这样你们四个人都高兴。怎么样?
萧廷:如果说,这是你个人的意见,我不能同意。因为这样我对汉阳这个朋友,就是不义;如果说这是汉阳的意思,那我就更不能这么做,因为这样我会陷若萱于不孝。
大丸子:哎,你们这帮人怎么都这样呀?一边抓住爱情,一边要顾忌忠孝礼节,你们以为你们在跟谁谈恋爱哪?
萧廷:如果说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,那我肯定什么都不顾,带着若萱就远走高飞了。可是目前,我顾虑的还不只是若萱一个人,还有汉阳的感受。
大丸子:嘻嘻,你带走你带走,我保证我师兄他不会介意的。你带着唐若萱走得越远越好,我师兄他谢你还来不及呢!
萧廷:若萱是不会同意的。哎,除非,你让汉阳先把黄湘给带走。
大丸子:怪了,你们怎么都希望对方先离开呀?
萧廷:那当然啦,谁愿意背上这个背信悔婚的罪名呀?
大丸子:我真想把你们四个叫到面前站成一排,我喊一、二、三解散!你们带着自己喜欢的人各自散开,那该多好!(萧廷笑)哎,你喜欢的人都要嫁给别人了,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呀?
萧廷:事情没到最后绝望的时候,就不要烦恼它。我始终相信一句话,船到桥头自然直,到时候,自然会有解决的办法。(转身走,还抛下一句)哎对了,谢谢你的花生,虽然我不吃。
大丸子:哎,谈恋爱的人不急我急什么呀?要急我也急我的小珠儿嘛!

黄湘:我知道,在你们这些名门正派的标准中,入血月神教的都是恶徒,那是不是在你的心里口里,我都永远是一个魔女啊?
古汉阳:你呀……你呀……你只是小奸小恶,你的本质还是善良的。
黄湘:是啊,在我的眼中,你这个正人君子呀,是太笨了、太呆了、太呆板、太愚蠢、心太软、然后太……
古汉阳:好了好了好了,难道我真的一点好都没有吗?
黄湘:唯一一点好的——投我缘,我喜欢。

血凤凰:连我的湘妹妹都知道爱情是不能勉强的,可是,我怎么能勉强自己不爱他,舍弃他呢?

唐若萱:你们好象谈得很愉快呀。
萧廷:你不打算知道我们在谈些什么吗?
唐若萱:你愿意说,我就听。
萧廷:我不说,你就不打算问了吗?
唐若萱:你不说一定有你的道理,我又何必追问呢?就算追问出一个答案,也可能是个谎话。
萧廷:聪明的女人一定不会逼着她的男人说谎,否则习以为常之后,就再也没有一句真话。
唐若萱:那你呢?你愿意说的都是真话吗?

萧廷:还记得在我小时候,你就象是我眼睛一样,把你所看到的东西形容给我听,让我能感受这个世界。
蓝刚:现在你自己有了眼睛,会不会觉得我笨嘴笨舌的,什么东西都形容得不到位呀?
萧廷:有的时候,人用心灵去感受,要比亲眼看到的美丽许多呀!
蓝刚:你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——这可不像你的风格!
萧廷:或许爱情会让人变得更加敏感,也会让人变得更加脆弱。
蓝刚:这怎么可能呢?爱情应该让人变得更加坚强才对!
萧廷(眉头蹙了起来):如果你爱的这个人是站在你敌对的立场上,你还能狠得下心来,挥剑斩情丝吗?
蓝刚:好小子!你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?!哎,快说,你究竟爱上了一个怎样的人?这个女人居然有这么大的魅力,让你这样铁铮铮的汉子,变得如此柔情啊?
萧廷:别说得这么酸行不行?
蓝刚:哈哈,这怎么叫酸呢?铁铮铮的汉子,就要有柔情嘛!

孟凡:有名怎么样,无名又如何。只要是剑客,终究会死在别人的剑下。
黄湘: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管你怎么武功盖世,这世上总还有比你更高的人。你说的有道理。
孟凡:人终究是这样——要化为尘土。

萧廷:要演戏,就得滴水不漏,而且不能给人以拒绝我的理由。
砚台:公子你真是心思缜密、算无遗策,砚台由衷佩服!
萧廷(冷笑,然后脸色一沉):哼!你在骂我。
砚台:我怎么敢骂公子呢?
萧廷:你说我算无遗策,可是我千算万算,却万万没有算到我会真的喜欢上若萱。我岂不是算漏了吗?

唐若萱:看来,我还得跟师父认个错,就说我识人不清,她不必同意我解除婚约了。
萧廷:什么?你师父同意你解除婚约了?
唐若萱:怎么?听到这个消息,伤口就不疼了?
萧廷:嘿……早知道替你挨上这一剑就可以让你师父改变态度的话,那我早就应该跟血月神教打个招呼,让他们刺我一剑算了。
唐若萱:别乱说话。我是宁可自己受伤,也不希望你替我挨上一剑。
萧廷:你这么心疼我,我又怎么舍得看你受伤呢?
唐若萱:廷哥,我们总算是苦尽甘来了。我心里真的好高兴。
萧廷:为了这一天,我就算吃再多的苦,我也心甘情愿。
把若萱拥入怀里,可是,从他眼睛里悄悄流露出来的,才真正是那种叫做忧愁的东西。

张小帅回家就向父亲吵着要学武功。
张荣寿:哦?这可是新鲜事。咱们父子可得好好谈一谈。
张小帅:没什么好谈的。反正你负责教就是了。
张荣寿:怪了。以前都是我磨破嘴皮子也求不动你这位大少爷,你不是嫌累就是嫌脏。今天受了什么刺激开了窍,想学功夫了?
张小帅:本来我是想英雄救美,但是没想到,后来是美人救了我这只狗熊。搞得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!我丢脸丢到大海里去了,所以我一定要找回这个面子!
张荣寿:我说,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位美女了?
张小帅:你会不会问得太、太直接了?
张荣寿:哦,那我问得含蓄一点——是不是哪位美女喜欢上你了?
张小帅:要你管!
唐若萱:今天我上街买药的时候啊,遇到了三个无赖想当街调戏我,我……
萧廷:有人想调戏你你还能够笑得出来呀?
唐若萱:你别打岔听我说完嘛!
萧廷:行行行,你继续说。
唐若萱:我正想出手教训他们的时候,有一个年轻人仗义执言地帮我——你听清楚了,他真的只能仗义执言而已,其他功夫啊一点不会。可他说起话来比你还贫,骂人全不带脏字,有趣极了!
萧廷:结果呢?
唐若萱:结果是我替他打跑了那三个无赖。
萧廷:完了?你说了半天,你到底想表达什么?
唐若萱:我能表达什么?不就想告诉你,有人的嘴比你还贫。有机会我一定要安排你们俩斗一斗。
萧廷:那你可先得告诉他,我要是说不过,我可得动手。
唐若萱:你也想耍无赖呀?
萧廷(皱眉):说不过可不就只能够耍无赖嘛!
唐若萱:如果你敢耍无赖的话,我就帮着他对付你。
萧廷(过来挨在唐身上):真的?你舍得吗?
唐若萱:怎么?做完无赖,开始耍流氓啦?
萧廷:嗯,就耍流氓……耍流氓!……
萧廷:他(张小帅)还真是个有个性、又有勇气的人啊!
唐若萱:不错,在表达爱情上,他确实比我们都有勇气。
萧廷:可是光有勇气是不够的,还需要有缘分才行,否则,就只能伤心了。
唐若萱:我不伤他的心,就只能伤你的心了。
萧廷:我是真有点同情他——不过,还是让他伤心吧。
唐若萱:你还真自私。
萧廷:真自私总比假慈悲强吧?再说了对待情感这个问题上又有谁说自己是不自私的呢?
唐若萱:不错。爱情确实是自私的,而且没有道理可言。就算所以的人都说你错了,你也会执迷不悔。
萧廷(眉间压上了心事):若萱,你会后悔爱上我吗?
唐若萱:绝对不会。
萧廷:如果你发现我有欺骗你的地方,你不会后悔吗?
唐若萱:我相信你绝对不会骗我。如果真的骗了我,你也一定有必须骗我的理由。
萧廷:不管我有多少个骗你的理由,我都会向你保证,我对你的爱,是真心真意的。
萧廷:你是不是想跟我解释你不愿意去的理由?
唐若萱:我相信你应该明白的。
萧廷:我当然明白。可是我觉得你应该以大局为重。
唐若萱:如果失去你,恐怕我也没活下去的意义,我还在乎什么大局呢?
萧廷:你不知道,可我、我也是宁愿粉身碎骨,都不愿意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。
唐若萱:我就是因为知道你的用心,所以我更不能独活。因为,我宁愿跟你共赴黄泉,也不愿意忍受失去你的悲痛。
萧廷:好吧,那就让我们——同生共死吧。

吴堵:要我说呀,爱情真是个牵挂,要得到相处时的甜蜜,就得失去人生自由。还好,我无事一身轻!
古汉阳:不过话说回来,就算湘儿是个牵挂,她也是个甜蜜的牵挂。

萧廷:其实,你和他们可以试着接近一下,孩子们最大的好处,就是他们的感情很直接。你对他好,他就对你好,就像一面镜子一样,直接反映出你的态度。

吴堵:少年英雄啊,如果你要是这么想的话,你就是太不了解血月神教了,如果血月神教想要杀黄湘,他怎么可能留书呢?再说,黄湘那个丫头那么机灵,不用担心啦!
阿汤:嗯,我同意丐头的说法。
大丸子:你同意个屁呀,人家丐头讲的话,你个丐尾敢不同意?

唐若萱:廷哥,你拿到天剑之后为什么好像变了一个人,变得这么冷酷,这么无情,难道天剑会让你变化这么大吗?
萧廷:从小到大我都有一个愿望,就是在我有生之年我一定要得到天剑!
唐若萱:廷哥,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?
萧廷:若萱,或许人生本来就是一场玩笑。不过玩笑也总有开完的一天。到头来,我们还是要去面对事实。或许这个现实对你来说,太残酷了,但是我们迟早都是要面对这个问题。
唐若萱:你到底要面对的是什么?你说的事实到底是什么?
萧廷:我一直希望你能够蒙在鼓里,不要受到任何的伤害,因为无论这个事实是什么,我对你的爱是真心的,没有任何的欺骗。
唐若萱:你说的事实到底是什么?
萧廷:事到如今,我必须要告诉你——若萱,我可以爱你,但是,我不可能为了你放弃天剑和权势,因为——我就是阿卑罗王!
萧廷:你我还要这样对峙下去吗?
唐若萱:我要看清楚,到底你的心有多黑!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!
萧廷:任何人都可以这样骂我,但是你不可以。那是因为,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、最爱的人。
唐若萱:你还要骗我到什么程度才肯罢休!你说我是你最亲最爱的人,我问你,你杀了我父母,杀了我师父,你是用这种方式来爱我的吗?!
萧廷:在我下令血洗唐家之前我根本就不认识你!否则,我不会杀你的父母。
唐若萱:你还想说谎!我师父是我唯一的亲人,你放过她了吗?!
萧廷:他们先杀了砚台!我这是替砚台报仇,我杀了他们有什么错!
唐若萱:是,你杀人都对,你怎么说都对!所以我不应该恨你,不应该采取报复!既然,既然我杀不了你,那我就杀了你最亲、最爱的人!

蓝刚: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
萧廷:回到我过去熟悉的世界,我还能有什么感觉。
蓝刚:其实你真的没必要那么做。
萧廷:为什么没有必要,如果不这么做的话,我拿什么跟他们一刀两断,我不这么做,我又怎么能一下子还清所有欠他们的东西。我要让过去的那个萧廷彻底地不存在,只有这样,我才能问心无愧地做阿卑罗王该做的事情。
蓝刚:你觉得你这样,你就无悔了吗?
萧廷:我明白你说什么。一个人走过的路,是不可能不留下痕迹的,我很清楚,有些事情是永远纠缠不清,擦不干抹不净的!但是我已经为我自己犯下的错误自我惩罚了,他们也该为他们自己愚蠢的决定付出惨重的代价!
蓝刚:你知道,你犯下的错误是什么吗?
萧廷:不就是我不该爱上若萱吗?否则,我就不用因为感情用事而痛苦不堪了。
蓝刚:你不是说过爱情会使你快乐,连人生都变得多姿多彩了吗?
萧廷:可是当爱情的痛苦多于快乐的时候,我就必须要鼓起勇气慧剑斩情!
蓝刚:难道,你就一点都不可惜?
萧廷:可惜吗?
唐若萱来天罗宫求见,萧廷狠下心肠不见。唐若萱在山下站了一天一夜,表示不见到他绝不离开。
蓝刚(自言自语):小廷,权势对你真的那么重要,你要用一份真爱去交换?到底值不值得!

萧廷:你来了。
蓝刚:我……一直在外面站着。
萧廷:她还没走吗?
蓝刚:她一直在山下站着。
萧廷:下雨了。
蓝刚:既然,你还那么关心她,为什么不肯见她?
萧廷:见了之后又能怎么样呢?是我为她放弃血月神教,还是她肯陪我一统江湖啊?
蓝刚:难道,就没有其他的路了?
萧廷:天要是下雨,你除了选择淋雨或是躲雨之外,还有什么别的办法,来迎接这场雨吗?

蓝刚到山下看望一直站在雨中的唐若萱。
蓝刚:唐姑娘,你再这样淋下去,身体会吃不消的!
唐若萱:人在风雨中,身上能不湿吗!
蓝刚:那你可以找个地方避避雨呀!
唐若萱:他把一个好好的家都给拆了,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避雨呢!

如果觉得《天剑群侠之经典台词》不错,可以推荐给好友哦。

Tag:经典台词大全,经典台词,经典电影台词,开场白台词,电影经典台词,经典英文台词,经典台词大全

> 其他网友关注的:
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